中华艺术天地 -> 中医必读筒练精华 -> 古人医圣张仲景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董方红 2008-11-25 22:55
古人医圣张仲景


 
前言


  “张仲景作为一位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应崇敬、应继承、应发扬光大。

  张仲景名机,被人称为医圣。南阳郡涅阳(今河南省邓州市穰东镇张寨村,另说河南南阳市)人。生于东汉桓帝元嘉、永兴年间,(约公元150~154年),死于建安末年(约公元215~219年)活了七十岁左右。相传曾举孝廉,做过长沙太守,所以有张长沙之称。

“张仲景被称为‘医圣’,他的理论体系在我国医学中有着重要的价值。时至今日,日本的学者都在研究张仲景的理论。”

  论时代背景:张仲景已是越过了千多年前历史的古人

  理论背景知识,在每个时代中人的知识结构不同,对於张仲景当时的理论、已对人类作出了极大的贡献,在医学上也挽救了无数的生命。按现代医术研究发达的年代,已越上了新的台阶,对於张仲景当时的理论水准,后代应继承,应发扬光大,应承认它的丰功历史,沒有它先前的历史理论基础,后人就沒有作书论文的今天,好的老师才能教出提榜名位的学生,所以我们不能越过时代来比较张仲景的理论是否错已不错。中国的医学也是在这种不断地继承学习研究中前进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我认为当今“中医学院的学生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继承,中国传统医学著作都应纳为必修课。”九十的今天中医已经逐步地走向世界。比如在包括美国、英国等国家有很多中医诊所,英国的学历教育中都已经涉及中医药的内容。

    如 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又属杂病论,是我国最早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它系统地分析了伤寒的原因、症状、发展阶段和处理方法,创造性地确立了对伤寒病的“六经分类”的辨证施治原则,奠定了理、法、方、药的理论基础。主治明确。如麻黄汤、桂枝汤、柴胡汤、白虎汤、青龙汤、麻杏石甘汤。这些著名方剂,经过千百年临床实践的检验,都证实有较高的疗效。

    原则上在依照西医体系建立的协和医科大学中,学生也应学习中医知识。“西医学者也应该要懂得中医的基本知识,我认为中医学研究者也必须要了解西医知识。对中医传统要加强研究,而不能轻易否定上实这些。”

董方红


     
      张仲景目录
      概述
      张仲景中医基础
      乱世立志
      独创医术
      撰写医书
      张仲景的故事
      后世影响
      张仲景论味药


[attachment=9253]


       
张仲景 概述


 张仲景名机,被人称为医圣。南阳郡涅阳(今河南省邓州市穰东镇张寨村,另说河南南阳市)人。生于东汉桓帝元嘉、永兴年间,(约公元150~154年),死于建安末年(约公元215~219年)活了七十岁左右。相传曾举孝廉,做过长沙太守,所以有张长沙之称。

 张仲景从小嗜好医学,“博通群书,潜乐道术。”当他十岁时,就已读了许多书,特别是有关医学的书。他的同乡何颙赏识他的才智和特长,曾经对他说:“君用思精而韵不高,后将为良医”(《何颙别传》)。后来,张仲景果真成了良医,被人称为“医中之圣,方中之祖。”这固然和他“用思精”有关,但主要是他热爱医药专业,善于“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的结果。年轻时曾跟同郡张伯祖学医。经过多年的刻苦钻研和临床实践,医名大振,成为中国医学史上一位杰出的医学家。

 他是处在动乱的东汉末年,连年混战,“民弃农业”,都市田庄多成荒野,人民颠沛流离,饥寒困顿。各地连续爆发瘟疫,尤其是洛阳、南阳,会稽(绍兴)疫情严重。“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张仲景的家族也不例外。对这种悲痛的惨景,张仲景目击心伤。据载自汉献帝建安元年(公元196年)起,十年内有三分之二的人死于传染病,其中伤寒病占百分之七十。“感往昔之论丧,伤横夭之莫救”(《伤寒论》自序)。于是,他发愤研究医学,立志做个能解脱人民疾苦的医生。“ 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伤寒论》自序)。当时,在他的宗族中有个人叫张伯祖,是个极有声望的医生。张仲景为了学习医学,就去拜他做老师。张伯祖见他聪明好学,又有刻苦钻研的精神,就把自己的医学知识和医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而张仲景竟尽得其传。何颙在《襄阳府志》一书中曾赞叹说:“仲景之术,精于伯祖”。

 张仲景刻苦学习《内经》,广泛收集医方,写出了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它确立的辨证论治的原则,是中医临床的基本原则,是中医的灵魂所在。在方剂学方面,《伤寒杂病论》也做出了巨大贡献,创造了很多剂型,记载了大量有效的方剂。其所确立的六经辩证的治疗原则,受到历代医学家的推崇。这是中国第一部从理论到实践、确立辨证论治法则的医学专著,是中国医学史上影响最大的著作之一,是后学者研习中医必备的经典著作,广泛受到医学生和临床大夫的重视。

 《伤寒杂病论》序中有这样一段话:“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生长全,以养其身”,表现了仲景作为医学大家的仁心仁德,后人尊称他为“医宗之圣”。

  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序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解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竟逐荣势,企重权豪,孜孜汲汲,为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卒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啼泣。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惜其命,若是轻生,彼何荣势之云哉?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趋世之士,驰竞浮华,不顾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

    余宗族素多,向馀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夭横之..

        《伤寒杂病论》又属杂病论,是我国最早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它系统地分析了伤寒的原因、症状、发展阶段和处理方法,创造性地确立了对伤寒病的“六经分类”的辨证施治原则,奠定了理、法、方、药的理论基础。主治明确。如麻黄汤、桂枝汤、柴胡汤、白虎汤、青龙汤、麻杏石甘汤。这些著名方剂,经过千百年临床实践的检验,都证实有较高的疗效。


    我们后人在实践中见例:

    比如寒热往來,每到晚饭前后,总是先则怕冷,而后发高热,再汗出而热退,天天如此,从未间断。证名。见《诸病源候论·冷热病诸侯》。亦称往来寒热。指忽寒忽热,寒与热互相往来,一天可发作数次。《类证活人书》:“往来寒热者,阴阳相胜也。阳不足则先寒后热,阴不足则先热后寒”。如见于伤寒发病过程中,多伴见口苦,咽干,目眩,胸胁胀满,脉弦等症,属于少阳经证,通常称为半表半里证。治以小柴胡汤和解为主。若气郁化火,而见寒热往来,似疟非疟,伴见呕吐吞酸,嘈杂,胸胁痛,小腹胀,头晕目眩等症。治宜疏肝解郁,以逍遥散为主方。亦有阴虚阳胜,或阴阳俱虚,而见寒热往来者,一般表现为时寒时热,或昼发而夜静,或昼静而夜作,多见于虚损一类疾病。

  小柴胡汤
  柴胡、黄芩、半夏、人参、甘草、姜、枣、

  四物汤:
  地黄、当归、白芍、川芎、

  清脾饮:
  青皮、厚朴、黄芩,半夏,柴胡,白术,草果,茯苓,甘草,

  何人饮:
  首乌,人参,当归,陈皮、煨姜,枣,

  上面这些方中应用均如神,证实有较高的疗效。


    张仲景为中医方剂学提供了发展的依据。后来不少药方都是从它发展变化而来。名医华佗读了这本书,啧啧赞叹说:“此真活人书也”。喻嘉言高度赞扬张仲景的《伤寒论》,说:“为众方之宗、群方之祖”。“如日月之光华,旦而复旦,万古常明”(《中国医籍考》)。历代有关注释、阐发此书的著作很多。特别是注释、阐发《伤寒论》的著作,竟达三四百种之多。它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国界,对亚洲各国,如日本、朝鲜、越南、蒙古等国的影响很大。特别是日本,历史上曾有专宗张仲景的古方派,直至今天,日本中医界还喜欢用张仲景方。日本一些著名中药制药工厂如小太郎、内田、盛剂堂等制药公司出品的中成药(浸出剂)中,伤寒方一般也占60%以上(其中有些很明显是伤寒方的演化方)。可见《伤寒杂病论》在日本中医界有着深远的影响,在整个世界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伤寒杂病论》确立了中医学重要的理论支柱之一——辨证论治的思想,对后世中医学发展起到了绝对的主宰作用。使用寒凉药物治疗热性病,是中医的“正治法”;而使用温热的药物治疗,就属于“反治法”。但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治疗方法都是用于治疗热性疾病的,相同的症状,不同的治疗方法,如何区别和选择呢?就是要辨证。不仅仅是表面的症状,还要通过多方面的诊断(望闻问切四诊)和医生的分析(辨证分析)得出证候特点,才能处方。这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诊断方法,就是张先师著名的“辨证论治”观点。这也是几千年来中医长盛不衰,至今仍能傲立于世界医林的基础,也就是通过望、闻、问、切四诊,综合分析疾病的性质,因人、因病、因证来选方用药。

  同时,书中提出了治疗外感病时的一种重要的分类方法,就是将病邪由浅入深地分为6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一些共同的症状特点并衍生出很多变化,这一时期的用方和选药就可以局限在某一范围,只要辨证准确,方子的运用就会有很好的疗效。这种方法后人称为“六经辨证”,但“经”绝不同于经络的“经”,它包含的范围要宽泛得多。书中的113首处方,也都是颇具奇效的经典配方,被后人称作“经方”,运用得当,常能顿起大病沉疴,因此,《伤寒论》也被称为“医方之祖”。

    乱世立志
  
 东汉末年,我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临床医学家张仲景。他不仅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以精湛的医术救治了不少病人,而且写出了一部创造性的医学巨著《伤寒杂病论》。这部巨著的问世,使我国临床医学和方剂学,发展到较为成熟的阶段。

 张仲景出生在没落的官僚家庭。其父亲张宗汉是个读书人,在朝廷做官。由于家庭的特殊条件,使他从小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典籍。他也笃实好学,博览群书,并且酷爱医学。他从史书上看到扁鹊望诊齐桓公的故事,对扁鹊高超的医术非常钦佩。“余每览越人人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从此他对医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为他后来成为一代名医奠定了基础。

 当时社会,政治黑暗,朝政腐败。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兵祸绵延,到处都是战乱,黎民百姓饱受战乱之灾,加上疫病流行,很多人死于非命,真是:

“生灵涂炭,横尸遍野”,惨不忍睹。而官府衙门不想办法解救,却在一味地争权夺势,发动战争,欺压百姓。这使张仲景从小就厌恶官场,轻视仕途,怜悯百姓,萌发了学医救民的愿望。汉桓帝延熹四年(公元161年),他10岁左右时,就拜同郡医生张伯祖为师,学习医术。

 张伯祖当时是一位有名的医家。他性格沉稳,生活简朴,对医学刻苦钻研。每次给病人看病、开方,都十分精心,深思熟虑。经他治疗过的病人,十有八九都能痊愈,他很受百姓尊重。张仲景跟他学医非常用心,无论是外出诊病、抄方抓药,还是上山采药、回家炮制,从不怕苦不怕累。张伯祖非常喜欢这个学生,把自己毕生行医积累的丰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给他。比张仲景年长的一个同乡何颙对他颇为了解,曾说:“君用思精而韵不高,后将为良医。”意思是说张仲景才思过人,善思好学,聪明稳重,但是没有做官的气质和风采,不宜做官。只要专心学医,将来一定能成为有名的医家。何颙的话更加坚定了张仲景学医的信心,从此他学习更加刻苦。他博览医书,广泛吸收各医家的经验用于临床诊断,进步很大,很快便成了一个有名气的医生,以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过了他的老师。当时的人称赞他“其识用精微过其师”。

 张仲景提倡“勤求古训”,认真学习和总结前人的理论经验。

 他曾仔细研读过《素问》、《灵枢》、《难经》、《阴阳大论》、《胎胪药录》等古代医书。其中《素问》对他的影响最大。《素问》说:“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又说“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张仲景根据自己的实践对这个理论作了发展。他认为伤寒是一切热病的总名称,也就是一切因为外感而引起的疾病,都可以叫做“伤寒”。他还对前人留下来的“辨证论治”的治病原则,认真地加以研究,从而提出了“六经论伤寒”的新见解。

 他除了“勤求古训”,还“博采众方”,广泛搜集古今治病的有效方药,甚至民间验方也尽力搜集。他对民间喜用针刺、灸烙、温熨、药摩、坐药、洗浴、润导、浸足、灌耳、吹耳、舌下含药,人工呼吸等多种具体治法都一一加以研究,广积资料。

 经过几十年的奋斗,张仲景收集了大量资料,包括他个人在临床实践中的经验,写出了《伤寒杂病论》十六卷(又名《伤寒卒病论》)。这部著作在公元二O五年左右写成而“大行于世”。到了晋代,名医王叔和加以整理。到了宋代,才渐分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二书。《金匮要略》就是该书的杂病部分。

    张仲景自少年之时就有很深厚的中医基础了:

    张仲景天赋聪颖,勤奋好学,少年时学医于同郡张伯祖,尽得其传。明代《李濂医史》称:“仲景之术精于伯祖,起病之验,虽鬼神莫能知之,真一世之神医也 。”

    汉灵帝在位时,张仲景被举为南阳郡的孝廉,并因之而出任长沙太守。公元一九五年(建安元年)以后,大规模的伤寒病又开始在全国各地漫延流行,不到十年时间,仅张仲景自己家族二百多口人就病死了一百三四十口,单因害伤寒而死的就有九十多口。在东汉末朝政日非,民不聊生之际,特别是在张仲景的家乡中原疫疬暴行的情况下,他毅然辞去太守之职,跃出宦海,返回故里,呕心沥血,深研医学,获得了卓越的成就。

    45岁弃官从医,专心研究中医

    张仲景博览群书,广采众方,系统地总结了汉代以前的医学精华,根据自己丰富的医疗实践经验,著《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唐宋以后将 《伤寒杂病论》分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两部书)。后世医学者称张仲景为“医圣”,奉“伤寒”、“金匮”为医经。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是人类医药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药”完备的医学典籍,他第一次系统完整地阐述了流行病和各种内科杂症的病因、病理以及治疗原则和治疗方法,并为后世临床各科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size=7]
      张仲景提出致病的原因,无非三条:

    一、经络受邪(风、寒、暑、湿、燥),侵入肺腑。
    二、四肢、九窍,血脉相传,壅塞不通。
    三、房室、金刃、虫兽所伤。 总之,人之所以发病,与天命鬼神毫无关系。 

    张仲景还把外感热病发展过程中的症状,概括为六种类型,太阳、少阳、阳明、太阴、少阴、厥阴。他认为这六种病都不是孤立的,而是有机联系、并能互相转化。他还把各种症候总结为八种,即为“八纲”::阴、阳、表、里、寒、热、虚、实。

    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大约成书于东汉末年(公元200——210年),@@@@其内容包含伤寒和杂病两部分,共十六卷。西晋时代的太医令王叔和,将原书的伤寒部分整理成册,名为《伤寒论》。至唐代孙思邈将《伤寒论》全书载于他所撰述的《千金翼方》,这是我们能见到的《伤寒论》最早的本子。到了宋代,经林亿等人加以校正,《伤寒论》才得以行世。现在通行的《伤寒论》有两种版本,一是宋版本,一是成注本。宋版本国内已无原刻本,只有明代赵开美的复刻本,也称赵刻本。成注本是金代成无已注释的。北宋初期,翰林学士王洙在翰林院残旧书籍中得到《金匮玉函要略》,是《伤寒杂病论》的节略本,共三卷,经林亿等对此进行校订,把这三卷中论述杂病和治疗妇人病的部分整理编篡成《金匮要略》。

    记住这些对中医重大贡献的前人)(ps:也就是说仲景著伤寒论是50-60岁之间的事情,已经专门研究中医有5-15年了)

      张仲景的著述除《伤寒杂病论》外,还有《辨伤寒》十卷,《评病药方》一卷,《疗妇人方》二卷,《五藏论》一卷,《口齿论》一卷,可惜都早已散失不存。

    坐落在南阳城东温凉河畔的医圣祠 ,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五年(1564),是张仲景的墓祠所在地。现存建筑为清代风格,中轴线上有大门、照壁、仲景塑像、碑亭、山门、拜殿、冢墓、过殿、正殿;两侧有双廊、春台亭、秋风阁、仁术馆、仲景堂、智圆斋、寿膳堂等。1981年建立张仲景史文献馆。1988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伤寒论》序节选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候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