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艺术天地 -> 健康之路在线转视频 -> [中华医药]洪涛信箱:调平衡 祛骨痛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亚华 2010-04-08 08:02
中华医药洪涛信箱:调平衡 祛骨痛



   



  【张先生】疼不是疼、痒不是痒、麻不是麻,就像针是在里边扎的那种感觉一样,但是比针扎的那种感觉还要难受,针扎的是只疼,但是它比疼还要难受。

    【解说】河南的张先生,从2006年4月开始,他的右腿出现了奇怪的疼痛,最初他以为是累的缘故,可是一个月之后,腿疼就变得严重了。

    【张先生的弟弟】睡觉的时候睡不着觉,疼的都睡不着。

    【张先生】坐着不动都疼,不要说蹲、站,就没办法动了。那是24小时疼痛,中间基本上都不间接了,在疼痛最严重的时候,就卧床不起。不能下床了。

    【解说】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张先生就不得不依靠双拐走路了,好端端的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张先生】当时大夫说您这是股骨坏死,不是长骨刺,也不是骨质增生。他当时说股骨坏死,我心里就有点害怕了。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这是比较正常的关节面,是圆滑的。张怀忠当时就是从这里往下已经塌陷掉4毫米,整个没有了。

    【解说】2006年的6月,张先生在反复求治之后,找到了陈卫衡医生,那个时候他的情况已经是非常严重了。让我们再来看一遍张先生的X光片,这里是髋臼,这里是股骨,股骨和髋臼接触的地方就是股骨头,而张先生的右腿的股骨头和左腿的股骨头比起来,缺了大概4个毫米,这就是刚才陈医生所说的塌陷,也就是严重的股骨头坏死。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像张怀忠这样一种病例,如果病情到这种程度的话,一般的医生可能会考虑要做人工关节。

    【张先生】不能做手术,因为身体太弱,当时要是股骨头坏死做手术的话,可能命都没有了。

    【解说】既然手术不能做,像张先生这样的情况,一般医生都会给他开一点止痛药,让他缓解疼痛。

    【张先生】不要吃止疼药,就是一般的药都不能吃太多,因为怕肾受不了,肾排毒受不了。

    【主持人】咱们一起来看这张人体骨骼的图片,您看当这个人站立的时候,上半身的压力是通过这两个连接的部分,分担到了双腿上,在这个连接的部分,您看一部分是髋臼,一部分就是股骨头。正常情况下,股骨头和髋臼吻合的是非常好的,您看我们这个图片上。而张先生的这个部分,就是右边的股骨头这个位置塌陷了一块,这叫做股骨头坏死,股骨头坏死除了会带来严重的疼痛之外,更为严重的结果就是髋臼和股骨头的吻合会失去平衡,无法受力,结果就是不能够站立行走。按理说,这么严重的病情,那得赶紧治疗啊,但是您看,医生说的什么手术治疗、药物治疗,张先生都不能接受,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解说】张先生在河南信阳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原来身体一直挺好,可是就在2005年的时候,他突然遇到了一个大问题。

    【张先生】两个肾都坏死了,没法用了,不能动,浑身无力,基本上天天不能出门,靠透析维持了一段。

    【解说】那一年,40岁的张先生被诊断出了肾坏死,当年的8月27号,他在北京接受了肾移植手术。在手术之后,张先生的生活中有了一个很大的禁忌。

    【张先生的弟弟】做完了手术,刚出院的时候大夫说药千万不能乱吃,万一要是药吃不好的话,对肾可能引起肾移植手术失败。

    【解说】由于移植的肾脏恢复正常的功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张先生必须避免增加对肾脏的负担。因此他除了每天必须服用的抗排异药物之外,什么药都不敢吃。

    【张先生】那您一般感冒会怎么办?轻微的就喝点水,休息休息就好了,有时候要是特别严重了,实在不行的话打点滴,基本上就不吃西药、中药。

    【解说】这就是张先生在股骨头坏死之后面临的最大的难题,药物不能随便用,手术就更是不能做了。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不管什么原因,用药也好,手术也好,所有的后果影响到肾,那这个肾要重新摘掉。

    【张先生的弟弟】本身做一次都是不容易的,刚做了再出现这种情况,不管是人的精力、对他个人生活、对我们家庭经济各方面都相当的打击特别大。

    【主持人】肾移植后的股骨头坏死,是目前国际医学界的一个难题,因为肾是人体重要的代谢器官,如果用药不慎的话,都可能会造成肾伤害,而一台手术下来,用的药少说也有十几种了,那岂不是更危险了。所以,对于这样的患者,既要保证肾功能不能受到损害,又要控制住病情,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往往是尽管用了药,但是顾忌到肾,这个药量药效都打了折扣,患者最终还是不得不坐上轮椅。但治疗股骨头坏死,无非是手术或者用药这么两种方法,不这么做,又能怎么办呢?陈医生对肾移植后的股骨头坏死,也治过几例,但是张先生和那几位患者不同,张先生股骨头坏死的程度更为严重。那陈医生会怎么去治疗呢?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一部分是苓桂术甘汤,一部分是桃红四物汤,桃红四物汤大家都知道,是一个活血祛瘀的药物;而苓桂术甘汤主要还是针对激素以后血脂紊乱、血液循环的不通畅这样一种调理全身,来立的这个原则。

    【解说】陈卫衡医生决定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用中药给张先生治疗。但是肾移植之后一直小心翼翼的张先生,对于中药也并非没有担心。

    【张先生】我以前没吃过中药,说的是副作用小,咱们也不知道,害怕有副作用,害怕影响肾。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一开始我们给他用药的时候都非常的小心,从小量开始,那么比如说从中医来说,会3克、6克、9克、12克这样递增。

    【张先生的弟弟】当时也没办法了就是说手术不能做了,药也不能乱吃,合计中药可能副作用小一些吧,先吃吃看什么情况再说吧,没办法了。

    【解说】在忐忑中,张先生开始服用中药了,一个多月之后,他腿疼的症状有了明显的缓解。
\
    【张先生】刚吃了药以后的疼,不太明显吧,最起码你在屋里不动、不行走,它不太疼了,基本上也就不疼了。

    【主持人】中医认为股骨头坏死属于“骨痹”、“骨痛”,是血液瘀滞所导致的,而桃红四物汤是活血化瘀的一个经典方剂,是由当归、白芍、熟地黄、川芎、桃仁、红花这六味药组成,目的就是通过活血化瘀,改善股骨头周围的局部血液运行,来缓解疼痛。但是张先生的血液瘀滞的原因,中医认为是与脾的运化功能不强有关系,代谢垃圾积聚在体内产生了“痰浊”,所以陈医生又用了健脾化痰的一个经典方剂,叫做苓桂术甘汤,这个方子是由茯苓、桂枝、白术、甘草组成的,只有张先生体内的“痰浊”的状态改善了,活血化瘀的效果才会更好,止痛也才能更加持久。但这不是还是在用药吗?那中药对于张先生的肾难道就没有损害了吗?而且出院之后,张先生听说自己还要吃很长一段时间的中药,还是有一些担心。

    【张先生】别的没有什么,我最担心的就是肾。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他的这个肾非常的宝贵,我们在用药的过程,我们通过肾功能,通过他的血药浓度来监测我们到底用这个药有没有损害他的肾。

    【张先生】一直在做检查,心里怕,刚开始每周查一次,后来就是半个月、20天,到后来就一个月,每一个月就要做一次,就是不到北京来,在我老家也要做。

    【解说】张先生一天天地在服用中药,检查也是按时在做,一个多月下来,他的各项指标都比较正常,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就在两个月以后,一项检查指标突然出现异常。

    【张先生】血药浓度涨到5点多,我以前都是4点多。身体一直没有感觉到哪儿有点不适应或不适的状况。

    【解说】张先生在肾移植之后一直在服用抗排异的药物,血药浓度就是检测抗排异药物的指标,而这个指标同时也是肾脏功能是否正常的一个标志。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每升高一个单位的话,就像刚才说的,可以理解为他的肾损害就会达到10%左右。5.7的话,我们可以说多了0.7,也就是大概7%的肾损害,那么这样的损害如果是持续到一定的时间,它就会不可逆了。

    【主持人】做了肾移植的患者,通常情况下都要长期服用抗排异的药物,目的就是控制自身免疫功能,避免对移植的器官产生排异和伤害。而抗排异药物的这个血药浓度反映了患者的免疫力强弱。也就是说,当免疫功能降低的时候,抗排异药物的血药浓度的指标就会降低;反过来,当免疫功能升高了,抗排异药物的血药浓度的指标就会升高。医生给张先生设定的血药浓度正常值是4到5个单位,在这个范围内,他的免疫功能既能发挥正常的作用,又不会对肾脏产生排异和伤害。而后来我们看这个值已经达到了5.7个单位了,这就意味着免疫功能升高了,移植后的肾脏正在受到排斥。为什么会这样呢?既然张先生是在服用中药之后才出现的问题,陈医生认为,可能在张先生服用的中药里面,含有提升免疫功能的成分。

    【解说】陈卫衡医生当时给张先生使用的苓桂术甘汤和桃红四物汤两个方剂的加减,一共几十味药,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呢?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那么苓桂术甘汤里面,我们发现这个茯苓还是除了利水以外,还是有健脾的作用,也就是说,还是有补的作用,那么这个药是不是就是引起他血药浓度升高的原因呢?

    【解说】茯苓,中医认为它可以健脾利湿,帮助消化,还可以调节血脂,而现代医学研究发现,茯苓中含有的羧甲基茯苓多糖有提升免疫的作用。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根据张怀忠具体的这种情况,我们就把茯苓这个药进行减量,中医传统的度量单位的话,我们是减了1钱,也就是说3克。

    【解说】既然茯苓和张先生肾移植后,需要抑制免疫的要求相矛盾,能不能不用它呢?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虽然说肾移植患者他的免疫力不能太提高,但是我们也不能低于正常水平,如果低于正常水平,这个人也是处于一种免疫功能低下,我们都知道容易感冒啊、容易生病这种状态,那也是不利于他身体的恢复或者不利于肾脏的保持。

    【解说】既然茯苓非用不可,那减了量之后,药效又如何保证呢?陈卫衡医生除了把原来方剂中的茯苓从9克减到了6克之外,又把红花从10克,加到了12克。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两个一升一降,也许就能达到一定的平衡。这里面我们挑了红花,因为红花的话活血力本身也是比较大的,这样又重新开了一张药方。

    【解说】陈卫衡医生调整处方的用意,千里之外的张先生并不知晓其中的门道,但是他对中药已经有了疑虑。

    【张先生】我就想如果这个礼拜再不行,我就准备不吃了,不能再吃了。

    【张先生的弟弟】吃了一个礼拜的中药之后,血药浓度下来了,血药浓度下来之后,我们心里都踏实了,这个血药浓度跟肌酐正常了,我们就放心了。

    【解说】有了这次的经历之后,陈卫衡给张先生用药也更加谨慎了。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三科主任医师 陈卫衡】每一次用药,每一个星期的开方,我们都是非常非常的小心,非常非常的细心。不然的话如果像其他患者,我们短的一个月换一次药方,长的三个月换一次药方。

    【张先生】过了两三个月,吃了四五个月的时候,能下地走了,能走个十米二十米了,你要是坚持走吧,走个四五十米,一百米也能走,但是那时候还得拄拐,又吃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拐都不拄了,照样能走个一里地,快一公里。

    【解说】张先生腿疼的症状在逐渐改善的同时,他的肾脏再也没有出过意外。

    【张先生】通过化验,肾的各种指标都正常,并没有影响我的肾啊,或者其余的器官有不适应的地方,那就放心了。后来再没一点担心了。

    【解说】从那以后,陈卫衡医生又不断地给张先生调整处方,连续服用了一年多之后,张先生现在已经完全停用了中药。2009年的10月,当我们再次见到张先生的时候,三年前只能拄拐走路的他,却做起了这样的动作。

    【张先生】做这个10来分钟,20分钟都可以,只要身体不要感觉累,腿反正是不疼了。

    【主持人】中医认为股骨头坏死的直接原因是血液瘀滞,有些患者的血瘀与脾虚引起的“痰浊”有关系。而苓桂术甘汤是祛除“痰浊”的,目标是整体;这个桃红四物汤是改善血液瘀滞的,目标是局部。这两个方子的组合,实际上体现的就是中医的平衡观点。当减少茯苓用量的时候,健脾化痰的作用就弱化了,整体调理与局部治疗的平衡就被打破了,为了维持整体用药效果,就要加大活血化瘀的作用,所以陈卫衡医生又加大了红花的用量。您看这一加一减,虽然仅仅是几克的事儿,但需要医生细心分辨和把握,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整体调理与局部治疗之间的平衡,既治疗股骨头坏死又保护了肾脏。


查看完整版本: [-- [中华医药]洪涛信箱:调平衡 祛骨痛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5.3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